返回首页
  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协会专区 > 会员活动 > 正文    
天下有贼
发布时间:2016-03-15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四年前,我随团去欧洲游玩。波音客机降落在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时,已是傍晚。一位姓赵的华人导游接待了我们,赵导简短地介绍行程后,特意提醒我们在游玩时务必看好自己的钱包。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,富庶之地莫非也有窃贼?赵导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,笑着说:“相逢何必曾相识?梁上君子,天下有之。”

我们对赵导的善意提醒不以为然:怎么说欧洲也是全球最富有的地方,国民素质相当的高,就算有小偷,也算是寥寥无几,又怎能那么巧被我们碰上呢?赵导又安慰似的,笑了笑说:“法国不太安全,景点的小偷特多。不过在德国还是安全的。”

当晚,我们住在德国一小镇,酒店距离法兰克福机场不远。没想到,第二天早餐时,同行者中来自苏州的朱君——他大我两岁,我尊称兄长——就着了小偷的道儿。他将小包随手放在餐桌上,让同行的小马帮忙照看一下。不到三分钟,等他端着餐盘回来时,小包已不翼而飞。问小马,小马说一直都在的呀。忽拍了下大腿说,糟了,刚才上那人当了。

原来,朱兄离开后,有人从身后拍小马的肩膀。小马回头一看,是个老外。那老外叽哩哇啦,满口德语,小马不知所云,好在英语还凑合,于是,他就用英语和对方交流。对方见小马会说英语,立马撸起手腕,露出手表来,那意思是校对一下时间。小马后悔道,估计就是这转身对表的当口,那人的同伙乘其不备,得手偷了包。

赵导满脸惭愧,昨晚他还信誓旦旦,保证在德国安全。一夜之间,情势逆转,那两个小偷等于扇了他一个耳光,谁说德国就没有梁上君子?赵导尴尬地面对我们的质疑,满脸通红,直说“没想到”。

“护照还在包里呢。”朱兄嘀咕着,不知所措。在国外没了护照,寸步难行。我们找遍了酒店附近的所有角落,希望小偷窃包后,发善心把护照丢下。但失望了。无奈之下,只好报警。很快的,一位身着绿色警服的警察骑着摩托车,来到现场,煞有其事地摸出笔记本,简单记录事情的经过后,要司机将我们整体拉到警察局,说还要详细了解事情经过。

没想到,来自葡萄牙的那个司机不干了,说旅行社安排的行程里没有这项内容——换句话说,他没有驾车去警察局的义务。那警察耸耸肩,向我们摊开双手,只好作罢。那一刻,我们惊讶万分,没想到欧洲的司机那么牛,居然胆大到连警察的话也敢不听。那警察临走时,告诉我们,接下来两天是周末,没法办理临时护照,提醒我们只能留在酒店,等下周一再去办理。

三天后,我们动身前往法国巴黎,去卢浮宫游玩。卢浮宫位于法国巴黎市中心的塞纳河北岸,它是世界上最古老、最大、最著名的博物馆之一,已成为世界著名的艺术殿堂,曾历经几度辉煌,从公元1180年奥古斯特统治开始,至今已有八百多年历史。卢浮宫内藏有被誉为世界三宝的《维纳斯》雕像、《蒙娜丽莎》油画和《胜利女神》石雕,更有大量希腊、罗马、埃及及东方的古董,还有法国、意大利的远古遗物,陈列面积5.5万平方米。我着迷于那里的一幅幅油画,色彩斑斓,透着古典、神圣的美。油画中有不少讲的是耶稣的故事,圣经我不曾拜读过,我通过赵导游导游的介绍,知道了很多耶和华的感人故事。

细心周到的朱兄给了我诸多关照。每到一处景点,他都会主动给我拍照。那天他让我在一幅油画前留影,我刚摆好POSE时,他却和身边的一个妙龄女郎搭讪起来,那女孩金发碧眼,莞尔一笑时的唇让我想起红樱桃。朱兄接过她的相机时,似乎对她出奇的尊重,甚至有点献殷勤的味道,多少让我有点纳闷。

我冲着朱兄笑道:“你是不是该和她来个热情拥抱?也算为中法友谊做点贡献。”没想到,那女孩向着我嫣然一笑,来了一句流利的中文:“只要他敢,我可愿意。”朱兄脸上微红,似乎尴尬了一下,随手将相机退到对方手里。我正想说你还没照呢,他却已迅速将我从游人圈中拉了出来。

“干嘛呀?不就是帮人家拍过照嘛,看你紧张的。”我噼里啪啦地说道。

“那女孩是小偷。”朱兄低声告诉我。我顺眼望去,怎么会呢?那么娇羞可人的女孩子。

朱兄悄声告诉我,求他拍照的女孩是个掩护,利用拍照来分散他的注意力。朱兄的背后,还有一个人正乘机拉开他背着的小包。好在朱兄机敏,他感觉到了小包的异动。我一看,那小包拉链已被拉开,包内的人民币还在。不知对方考虑到兑换外币麻烦,还是根本不识中国孔方兄,究竟是什么缘故没顺手牵羊,就不得而知了。

朱兄万分幸运地说,吃一堑长一智,我可不能在一个坎上摔倒啊。

回到酒店,我们谈起卢浮宫的遭遇,没想到,同行中竟然有三位着了道儿,这让大家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。小马重蹈覆辙,身上的人民币也被盗了,也许,那个贼儿此前曾精心研究过外币。出乎意料,赵导的脸上反倒露出了笑容,似乎法国遇窃恰成了他之前法国不太安全观点的佐证。

后来的几天里,我们总结出了法国梁上君子的行事风格,他们大多是双人组合,比之祖国的小偷,似乎技术含量低多了。而之所以屡屡得手,大概源于外来人对这个国家有着美好的设想,心理上毫不设防。

欧洲之行,彻底颠覆了我一直以来的看法,此前,我深以为欧洲太平,天下无贼。清朝诗人郑燮在其诗歌《送贼》里写到:“大风起兮月正昏,有劳君子到寒门。诗书腹内藏千卷,钱串床头没半根。”看来,梁上君子不仅不分国度,也不分时代,自古有之啊!

 

 

笔名:闲敲棋子 


已经有44490 位读者读过此文
[ 打印 ][ 关闭 ]
 
江苏发展和改革委员会 江苏省产业海外发展和规划协会 版权所有
苏ICP备05002131号-1